• <tr id="KCmxk"></tr><section id="KCmxk"><source id="KCmxk"><code id="KCmxk"></code></source></section>

    <em id="KCmxk"><span id="KCmxk"></span></em>

      <canvas id="KCmxk"><bdo id="KCmxk"><section id="KCmxk"></section><option id="KCmxk"><aside id="KCmxk"></aside></option></bdo></canvas>

        <var id="KCmxk"><cite id="KCmxk"></cite></var>

        <tfoot id="KCmxk"></tfoot><thead id="KCmxk"><label id="KCmxk"><strong id="KCmxk"><map id="KCmxk"></map></strong><embed id="KCmxk"><b id="KCmxk"></b><i id="KCmxk"></i></embed></label></thead><optgroup id="KCmxk"><datalist id="KCmxk"></datalist></optgroup>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 妇联  >  环球女界

        27岁女孩获评“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”

        作者:卢朵宝  来源:中国妇女报  发布时间:2020-03-29

          2020年03月29日,在肯尼亚南部边境恩度埃特村,马赛族村民热情欢迎妮丝的到来。

          2020年03月29日,在肯尼亚南部边境恩度埃特村,妮丝向马赛族村民宣讲女性割礼的:。(新华社记者 王腾/摄)

          ■ 新华社记者 卢朵宝

          近日,在肯尼亚南部边境的恩杜埃特村里,一场公共对话在举行。

          妮丝·奈兰泰·伦盖泰身披红蓝格子马赛布,站在裸露着黄泥的空地中央,宣讲女性割礼的:;一名马赛长老站在她的身旁。空地上坐着两排人,一排是三名长老,另一排是一群经历过割礼的中青年妇女。

          妮丝用马赛语说了一句什么,所有人都笑着扬起双手,连拍三下,同时发出“哎哎”声,以马赛部落的方式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女人和男人坐在一起讨论——这样的场景以前不可想象。

          “姐姐为我牺牲了自己”

          在马赛马拉广阔的土地上,不仅上演着角马过河的生死搏斗,反对女性割礼与童婚的抗争正在一些偏僻村落里进行。

          妮丝是反对这一残害女性陋习的“斗士”,让约1.5万名非洲女童免受割礼,因而入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“2018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”榜单。

          妮丝今年27岁,在肯尼亚一个马赛族村落长大。

          她7岁时,父母双亡,爷爷把妮丝和大她两岁的姐姐送入寄宿学校。在那里,妮丝萌生了“我不想经受割礼”的念头。

          依照马赛族习俗,割礼是一项“传统”,与童婚密切相关。女孩经受割礼,才能正式成为女人,开始谈婚论嫁。

          妮丝说,在寄宿学校,经常有女同学过来看她们洗澡,想看看“受过割礼的女孩是什么样”。这让她意识到:不是所有女孩都要经受割礼。

          目睹割礼仪式,妮丝“不受割礼”的想法更为坚决!拔铱垂门笥丫芨罾。她们说‘要勇敢,不然就不是马赛女人’。但是,仪式中只用凉水麻醉,后续感染更让女孩们痛苦万分。其中一个女孩因为感染而去世!

          8岁那年,妮丝有天听到伯伯和爷爷商量为她和姐姐做割礼,动了逃跑的念头。

          割礼一般是在清晨。那天,妮丝和姐姐4时起床离家,躲到一棵大树上。等到天大亮,姐妹俩才下树。

          家人找到这对姐妹,狠打一顿。依马赛族习俗,女孩不接受割礼让家族蒙羞。家人不久再次筹备割礼。妮丝又想拉着姐姐一起逃走,但姐姐摇了头。

          “妮丝,我们不可能每次都逃走。说不定他们让我接受割礼,就可以放过你!蹦菟孔鼋憬愕笔钡幕,一时哽咽到无法继续。

          妮丝恳求爷爷,说她想继续上学,不想经受割礼。经不住孙女恳求,爷爷同意了。

          如今,村里的首领道格拉斯·梅里泰说,妮丝的爷爷“很伟大”,作为村里部族首领却让孙女免受割礼,“非常需要勇气”。

          妮丝想,“姐姐为我牺牲了自己。我要改变割礼这个习俗,让女孩们不再像姐姐那样作出牺牲!

          就这样,她继续自己的学业和梦想,在大学攻读生理卫生,在非洲医学和研究基金会支持下投身反割礼运动。

          “一直说,直到人们的想法改变”

          改变不易。最初,妮丝往往刚进入一座村庄就会遭到驱赶。村民们认为,反割礼破坏“传统”。

          妮丝不气馁,坚持了下来。一次次进村,她收获了技巧:先不触及反割礼话题,而是与村里首领和长老们谈论社区发展、改善村民生活,引导他们意识到割礼给社区带来的:!拔业墓ぷ魇且恢彼、一直说,直到人们的想法发生改变!

          坚持有了回报,恩杜埃特村是一例。首领恩达托亚·奥利·基洛米亚说,村里所有长老和男人现在都同意,村里的女孩不必再经受割礼。

          “我们其实也看到割礼对女人健康的:,妮丝让我们更明白这一点!被迕籽怯3个妻子和21个孩子,其中两个女儿经受了割礼。

          曾是妮丝同学的首领梅里泰说:“我很佩服妮丝,她真的非常有勇气。在她的带动下,我娶了未受割礼的女子!

          妮丝赢得不少马赛人尊敬。马赛长老们破天荒地授予她一根黑权杖。这在马赛文化里是权威的象征,意味着妮丝拥有类似长老们的话事权。

          妮丝迄今已经走访肯尼亚几百座村庄,大约1.5万名女孩因为她的奔走呼吁而免受割礼。

          “不过,”妮丝叹气,“任务还很重!

         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6年发布的报告,迄今30个国家的2亿女性受过割礼。在最近一次人口调查中,大约21%年龄15至49岁的肯尼亚女性受过割礼。

        编辑:吴苏锦

        风尚 更多 >>

        爱的艺术 更多 >>

        更多 >>人物

        环球女界 更多 >>

        clear
        返回顶部